女子逛特卖会打碎花瓶被索赔12964元:订货价3945元我认为这是恶意诉讼

来源:安全标识标签    发布时间:2024-05-11 10:54:54

  原标题:女子逛特卖会打碎花瓶被索赔12964元:订货价3945元,我认为这是恶意诉讼

  许女士告诉九派新闻,去年10月,她收到YEPOM店员邀请去样品特卖会,蹲下看音响时撞倒了身后的样品花瓶。

  “这个花瓶位于一个三角形桌子的桌角下面,完全处于视觉盲区,周围没有一点警示标识和保护的方法。花瓶底部是梯形,长度仅12厘米,地毯也不平整。”

  许女士表示,现场协商过程中,店员要求其赔偿12964元。她索要价值证明和鉴定报告无果,三个月后收到了商家起诉自己的电子传票。

  她发现商家提交的证据资料上显示,花瓶订货价为3945元。“我认为这是对我的恶意诉讼。我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4月11日,九派新闻记者联系YEPOM主理人,提及有关问题后,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

  许女士:我以前购买过YEPOM的东西,加了店员的联系方式。去年10月22日,店员邀约我去参加他们的样品特卖活动。24日,我和朋友及设计师趁着中午的空档去店内挑选家具。

  许女士:当时联系我的那名店员不在,告知我逛到喜欢的物品拍给她看。刚进店逛了没一会儿,我就看见了之前在线上咨询过并且准备购买的音响。这台音响放在角落,我邀请朋友和设计师一同过来观看实物。随后,我蹲下拍照发给店员,身后突然有个东西倒下了,回头才发现有一个花瓶。

  许女士:我们在附近区域逛了许久,都没注意到这个花瓶。这个花瓶位于一个三角形桌子的桌角下面,完全处于视觉盲区,并且这么贵重的物品,周围也没有一点警示标识和保护措施。

  碰倒花瓶之后,我们三个都很蒙,甚至不知道是谁碰倒了它。视频里也可以听见我朋友很惊讶地说:“我们真的看不见。”

  许女士:当时店员说需要查看监控,我们也一直耐心等待。当看到是我撞倒花瓶后,三位店员将我们围了起来,要求全额赔偿。

  我们认为全额赔偿不合理,因为YEPOM的产品陈列和现场购物环境也有一定的问题,应该承担部分责任。再者,这个花瓶上没有一点价格标签,店员也拿不出能证明这个花瓶价值的证据。

  提出异议后,其中一名店员说这是一种艺术的呈现,指责我们不懂艺术,很低级。

  由于咱们不可以就责任划分及赔偿金额达成一致意见,再加上下午还有工作,我让对方拍下我的车牌,并与我线上协商赔偿事宜。这位店员再次攻击我:你连花瓶都赔不起,鬼知道车是不是你的。

  事已至此,我们共同选择了报警处理,警方说第一步是要YEPOM提供花瓶的价值证明,他们提供不出来,警方就让我回家了。

  当天回家后,我主动联系了品牌的主理人兼法人进行协商,并对店员服务态度和现场陈列提出疑问。当时她表示,会让店员和我们道歉,并与公司商量好赔付事宜后再与我联系。

  电话结束后,我给她发送了消息,表示现场在如此狭小的走廊里放着易碎品和尖锐物品存在安全风险隐患,希望调整。她没有给出任何回复。

  直到今年2月15日,我在出差途中收到了YEPOM对我的起诉。收到起诉书后,我立刻反馈给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到现场核实时发现商家已搬走,无法在现场取证。

  许女士:起诉书显示,我拒不沟通、拒绝赔偿,警方也找不到我,要求我立即赔偿12964元。

  我不明白他们近三个月后突然起诉的原因,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逃避责任,事后也一直在积极努力配合,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

  许女士:首先是他们的陈列问题,品牌社群内的图片显示,这个花瓶原先放置在圆桌上。我去店内的时候,花瓶在桌角的地毯上放着。这个花瓶底部是梯形,长度仅12厘米,地毯也不平整,他们的摆放位置欠缺思考。

  其次,一位好心的顾客帮我找到去年10月22日的YEPOM特卖清单,这个花瓶从去年9月就开始打折,折后价是9074元,而不是其主张的12964元的标签价。但是YEPOM向法院提供的清单里没这个花瓶,说这不是特卖品。

  那场特卖会全都是做处理的瑕疵样品,商家向法院提交的证据资料上显示花瓶订货价为3945元,却让我进行12964元的原价赔偿,我认为这是对我的恶意诉讼。

  许女士:有网友告诉我,这个花瓶是一个意大利的高端品牌,他们肯定是不希望自己的产品被代理商随意对待,大多数都会有陈列方面的要求和规定。他们还会要求代理商去买一个财产险,以防遇到突发事情。但YEPOM从来就没跟我沟通过财产险的问题,也没有说过任何关于返修的问题,我甚至不知道目前这个花瓶的去向。

  许女士:现在我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我想针对这些事实,和他们提供的不实证据再进行一个上诉。

上一篇:记者调查多地快递营业网点:很多网点无视易碎标志暴力分拣
下一篇:【48812】尖端艺术组织聚集静安一世界艺术大展连续开幕!